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草药书记散文随笔

随笔 时间:2018-07-25 我要投稿
【www.ruiwen.com - 随笔】

  宁大可从县一个部门调到水口山镇当书记。镇里召开机关干部会,欢迎他的到来。

  会议结束时,人们边走边议论,县上来的干部,讲话就是不一样,句句鼓舞人心。人家是来镀金的,当然有水平。宁大可假装没有听见,直接回到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马主任看了看时间,十一点半了。他请示镇长,宁大可新到,按照惯例,中午给他举办接风宴会。

  镇长说,水口山虽然偏僻,经济不发达。但天上有飞的,地上有跑的,水里有游的。他征求书记意见,喜欢吃什么。

  “哎哟”。宁大可用左手捧着脸说,牙病又患了,真对不起大家,我就在伙食团简单吃点,你们自行安排。他说完话,就到镇上卫生所去买药。

  书记患牙病不去外面吃饭,大家即使有怨言,也只能埋在心里。于是,纷纷到伙食团就餐。

  晚上,承包场镇建设的老板,悄悄敲开了书记的寝室门,说是来给书记汇报工作。

  请坐。宁大可招呼老板,给他泡茶,递上烟。宁大可一边听老板介绍场镇建设情况,一边在本子上记录,还时不时插上两句话。夜深了,宁大可送老板到门口,老板把一个信封递给书记说,您有牙病,要好好治疗。

  谢谢您的关心,我的牙病是祖传,只有用祖传的草药才有效。宁大可把老板的信封挡了回去,嘴里说着:“慢走,欢迎您来做客。”

  第二天,宁大可对马主任说,自己要到村里去采药,治疗牙病。他还吩咐说,有事要记得用电话或者微信联系,不能误事。

  马主任要安排人带路,宁大可说,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,熟悉农村,认识那些治疗牙病的草药。派去的人,不认识草药,一点用处没有。他说完,就背着一个背包下村去了。

  晚上,宁大可背着一大包草药回来了,正好赶上伙食团开饭的时间。他简单吃过饭,就在伙食团洗他采回来的草药。

  晚饭后,马主任来到宁大可寝室,说是要把书记的草药拿到伙食团去,由伙食团师傅给书记熬药。宁大可摆了摆手说,自己的牙病是慢性病,草药不能煎熬,只能用开水泡,天天喝它有效。

  主任说,牙病不是病,疼起来真要命,明天安排小车送书记去县城看病。

  宁大可说,自己的牙病患了二十多年了,没有特效药,只能用草药慢慢缓解病情。他还对主任说,今后,用不着给自己送茶叶了,送来也是浪费。

  主任从书记办公室出来,脸色很不好,立即打了个电话。电话打给自己的亲戚,说镇上订的那批茶叶不要了。

  宁大可的牙病,引来了人们的热议和观望,一个连自己牙齿都管不好的人,管得好水口山镇吗?

  宁大可的牙病一直不见好转,除了开会,或者在镇上处理棘手的事,他每周都要到村里去采草药。有时候,还去很远的山村采药,晚上不回镇上,住在农民家里。

  镇上的干部,本来习惯了坐在办公室。看到书记经常往村里跑,他们在办公室坐不住,纷纷到自己联系的村里去。

  三年时间过去了,水口山镇变样了,场镇换了新貌,老百姓腰包鼓了起来。

  县上调宁大可到县上任副县长。镇上本准备给他在镇上最豪华的饭店饯行,领导考虑他有牙病,就在伙食团举办了一个简单的欢送会,以茶代酒,祝贺宁书记高升。

  宁大可临走那天,几位村民背来几大包晒干的草药,要送给他治疗牙病。

  宁大可收下草药,付钱给他们。村民不收,说村里遍地都是,不值钱。

  宁大可笑着对他们说,不要钱的药,治病不灵验。他硬把钱塞到村民荷包里。

  半月后,从镇长升为书记的刘新军到县上开会。宁大可请他到家里做客,设家宴招待他。

  刘新军看着满桌的菜,有鸡、有鸭、红烧排骨,还有酒。宁大可端着酒杯和他碰杯,还给他拈红烧排骨,说您嫂子的手艺不错,自己特别喜欢吃。

  “牙病?”刘新军说了出来。

  牙病,你们谁有牙病。宁夫人望着他们两人,满脸的迷茫。

  是我有牙病。刘新军对宁夫人说。

  “有牙病。你回去要好好治疗,不要耽误病情。”宁夫人关心地说:“要不要到药店去卖药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宁县长留有治疗牙病的方子。”刘新军笑说,坚持一会儿,吃完午饭回镇上,耽误不了治疗牙病。

  刘新军回到镇上,马主任准备给他安排晚餐,见书记用右手捧着脸,关切地问,哪里不舒服。

  患牙病了。刘新军回答。

  牙病怎么会传染人?马主任一直没有想明白:难道镇上又要出一位草药书记。

热门文章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