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三卫传书原文及翻译

古籍 时间:2019-02-23 我要投稿
【www.ruiwen.com - 古籍】

  出自《太平广记》卷三百引《广异记》

  开元初,有三卫自京还青州,至华岳庙前,见青衣婢,衣服故恶①,来白云:“娘子欲见。”因引前行。遇见一妇人,年十六七,容色惨悴②,曰:“己非人,华岳第三新妇,夫婿极恶;家在北海,三年无书信,以此尤为岳子所薄③。闻君远还,欲以尺书仰累④,若能为达⑤,家君当有厚报。”遂以书付之。其人亦信士⑥也,问北海于何所送之。妇人云:“海池上第二树,但扣之,当有应者。”言讫(qì)诀⑦去。

  及至北海,如言送书。扣树毕,忽见朱门在树下,有人从门中受事,人以书付之。入顷之,出云:“大王请客人。”随行百余步,后入一门,有朱衣人,长丈余,左右侍女数千百人。坐毕,乃曰:“三年不得女书。”读书大怒,曰:“奴辈敢尔⑧!”乃传教,召左右虞候⑨。须臾而至,悉长丈余,巨头大鼻,状貌可恶。令调兵五万,至十五日,乃西伐华山,无令不胜。二人受教走出。乃谓三卫曰:“无以上报。”命左右取绢二疋(pǐ)赠使者。三卫不说⑩,心怨二疋之少也。持别,朱衣人曰:“两绢得二万贯,方可卖,慎无贱与人也。”

  三卫既出,欲验其事,复往华阴。至十五日,既暮,遥见东方黑气如盖,稍稍西行。雷震电掣(chè),声闻百里。须臾,华山大风折树,自西吹云。云势益壮,直至华山。雷火喧薄,遍山涸(hé)赤,久之方罢。及明,山色焦黑。

  三卫乃入京卖绢。买者闻求二万,莫不嗤骇11,以为狂人。后数日,有白马丈夫来买,直还二万,不复踌躇,其钱先已锁在西市12。三卫因问买所用。丈夫曰:“今以渭川神嫁女,用此赠遗13。天下唯北海绢最佳,方欲令人往市,闻君卖北海绢,故来尔。”三卫得钱,数月货易毕,东还青土。行至华阴,复见前时青衣云:“娘子故来谢恩。”便见青盖犊车,自山而下,左右从者十余辈。

  既至,下车,亦是前时女郎,容服炳焕14,流目清眄15,迨不可识。见三卫,拜乃言曰:“蒙君厚恩,远报父母。自闹战之后,恩情颇深,但愧无可仰报尔。然三郎以君达书故,移怒于君,今将16五百兵,于潼(tóng)关相候。君若往,必为所害,可且还京。不久大驾东幸,鬼神惧鼓车,君若坐于鼓车,则无虑也。”言讫不见。

  三卫大惧,即时还京。后数十日,会玄宗幸17洛,乃以钱与鼓者,随鼓车出关,因得无忧。

  [注释]

  ①故恶:又旧又破。②惨悴(cuì):形容面容凄惨憔悴。③薄:鄙视,看不起。④仰累:求人帮忙的客气说法。⑤达:送交。⑥信士:诚信之士,说话算数的人。⑦诀:告辞,告别。⑧敢尔:竟敢如此。⑨虞候:古代官名,历代职掌不同。多为武职。⑩说(yuè):通“悦”,高兴。11嗤骇:(面对不合常理之事而)惊讶,嗤笑。12西市:长安西市:这里是大宗买卖的交易场所。13遗(wèi):赠送。14容服炳焕:容貌和服饰光采照人、15流目清眄(miǎn):目光流转清亮。16将:率领。17幸:到,光顾,是帝王前往某处的专用说法。

  [译文]

  唐代开元初年,有个叫三卫的,从京城长安回青州去。路经华山,在华岳庙前见到一个青衣侍女,衣服破旧,对三卫说:“娘子要见您。”于是在前面引路,见到一位十六七岁的女子,面容凄惨憔悴,对三卫说:“我不属人类,我是华山之神的三儿媳,丈夫非常凶暴。我娘家在北海,三年间音信全无,因此更被丈夫看不起。听说您远道回家,想以家书相烦。如能把信送到,我父亲一定会加倍报答您的。”于是把信交给三卫。三卫是个诚信之士,便问信到北海如何投递。女子说:“找到海池边第二棵树,敲一敲,便会有人开门。”说罢告别而去。

  三卫来到北海,按女子所嘱找到那棵树,敲一敲,忽见树下有红门敞开,有人从门中走出接待,三卫将信交给他。那人进去片刻,出来说:“大王请客人进去。”三卫随那人走了百余步,进入一扇门,见到一位穿红袍的,身高一丈多,左右围侍着成百上千侍女。三卫落座,红袍人说:“我三年没接到女儿的书信了。”于是展信而读,读罢大怒道:“小奴才怎敢如此!”于是传令,召左右将军来见。不一会儿两人来到,都身高一丈开外,巨头大鼻、像貌凶恶。红袍者命二人调集五万神兵,本月十五日西伐华山,只准胜,不准败。两人领命而去。红袍者这才回头向三卫说:“您的大恩,难以回报。”命左右取来两匹绢,送给三卫。三卫嫌两匹太少,心中不快。临别时红袍者嘱咐说:“这两匹绢很珍贵,等有人出价两万贯再卖,千万不要随便贱卖。”

  三卫告辞出来,想要验证华山报仇之事,于是再度前往华阴。到了十五日黄昏,果然见东方天空黑云似墨、如同伞盖,缓缓向西逼近。云中电闪雷鸣,百里以外都能听到。顷刻之间,华山上也刮起拔木毁屋的大风,自西向东吹向来犯的乌云。乌云气势反而更猛,直扑华山而来。顿时雷火喧天,把一座华山烧得通红,过了很久才平息下来。等到天明一看,只见山峰被烧得焦黑一片。

  三卫又到长安卖绢,问价的听说要两万贯,都惊怪嗤笑,认为三卫是个狂人。几天以后,有个骑白马的男子前来买绢,直接出价二万,毫不踌躇,他的钱早已在长安西市准备好了。三卫好奇,问对方买绢做什么。男子回答:“近日渭川之神要嫁女儿,买这个作贺礼。天下的绢,只有北海的最好,正要让人去买,听说你这里卖,所以前来。”三卫得钱,又在长安逗留数月,将生意处理完,要回青州去。走到华阴,又碰到前时见过的青衣侍女,说:“娘子特来感谢您的恩德。”三卫见有青色伞盖的牛车从山上下来,左右十几人相随。

  从车上下来的,确实是上次见过的女郎,如今却光采照人,目光流转,几乎不能辨认。见到三卫,女郎行礼拜谢说:“受您大恩,把我的消息远告父母。自从父亲派兵来打了一通,我们夫妻间的感情融洽多了,只惭愧没法答谢您的大恩。不过我丈夫三郎因为您送信的缘故,迁怒于您,如今带着五百神兵在潼关等候。您若前往,定会被害。您可暂时回长安去,不久皇帝将要东巡,鬼神最怕皇帝的鼓车。您若坐在鼓车上,便可无忧。”女郎说罢就不见了。

  三卫听了,大为恐慌。马上返回长安。过了几十天,果然赶上玄宗要去洛阳。三卫以钱买通司鼓者,藏在鼓车里出了潼关,因而平安无事,直回家乡去了。

热门文章
博聚网